女人_007799.jpg  

尋人︱鬼故事-家有妖妻★
 
 
以下轉載來自鬼故事
 
小妖是我路上撿回來的老婆。
那一日我在回家的路上,她就定定的跟著我走,我走,她也走,我停,她也停。身子瘦瘦的,裹著一襲黑衣,臉上雖有了塵土,可是依稀可見眼睛里黑白分明,甚是清亮,忽閃忽閃的看著我,只是不說話。我疑心是乞討的,翻出錢袋,她卻不要,只是跟著……..

我每天上班,她就在家等我,我閉目就可以想象她那慵懶嬌俏的神色。我一下班,她就從沙發上歡跳起來,一下子撲到我的懷里,抱著我沒頭沒腦的親著,嘴里飛 快的說出像梵語的親昵的話。每次這個時候,我都覺得周身都是清澀的香,象是陳年的酒,又象山谷里茂密長了千年的草,纏繞纏繞的襲來,熏得我要醉倒。

小妖喜歡看書,通常看的深夜還沒有倦意。每每都是我已經酣眠了,她使勁的搖晃,一直把我搖醒,告訴我她不看書了,也要睡了,我哭笑不得,告訴她幾乎百 次,不用把我搖醒,她直接睡就好了,每次她都那么認真的記下了,第二夜,我依然被她從夢里晃醒,看我半惱不惱的樣子,她卻是一臉的懵懂。

晚上她心情好的時候,便講她曾經看的那些詭異的故事給我,很多她都說是她小時候聽來的,聽的多了,講的多了,她便覺得自己是個女妖,或者是一個樹精。每每她說到這個的時候,指甲掐著我的胳膊,眼睛更是爍爍的發亮。我挺了以后,只是溫煦的笑,當她是個無邪的孩子。

自從娶了小妖,所有人見了我都說我容光煥發。一日,同事約了家中做客,見了小妖,他們都嘖嘖稱贊,不僅模樣清秀可人,最是那一桌子色香味美的菜,讓著一 干人等都不思歸了。可是只有老唐,第二日上班的時候,悄悄拉我到一邊說,“你老婆那里都好,可是,怎么我昨天始終覺得那滿桌子的飯菜里面似乎都有隱隱約約 同一中草藥的味道?不是你家小妖想害你吧?”我心里一陣暗笑,笑老唐的荒唐。

晚上下班回家,小妖依然早已做好了飯菜等我。娶妻如此, 我欲何求!?餐中,我笑嘻嘻講老唐的話來聽。小妖聽了立即微微嗔怒,臉色一邊,但只見那眼淚在眼里流轉。我見狀忙討巧去哄。許久,她的臉色才少許好轉。可 是晚上小妖卻沒看書的興致,是央了半天,終也不肯講那些神仙鬼怪的故事來聽。熄了燈,但只見那眼睛爍爍的在夜里發光。我拉著他的手,涼的如玉。這一夜,是 我帶她進門以來的第一個不眠之夜。

這是過去十幾天,小妖才恢復了正常。為此我笑了她好久,竊竊笑她小氣。小妖從來不化妝。只一日我下 班回家,她呢,似乎心情好了,不化妝,但是擦了一點唇紅。看了更加嫵媚無比,看的我心旌蕩漾,捉了她過來親,她巧笑著躲開,這時,又一股似藥非藥似酒非酒 的幽香演繹的濃烈起來,直入我的心脾。竟然嗆的心口微微疼了一下。突然想起了老唐

或許是條件反射,從那天開始,每天的晚飯以后都會有 那么一小會兒心口一抽一抽的疼。我悄悄的起看了醫生,醫生并未看出什么大礙。或許真的是我的心理障礙。可是我自此留了個心眼兒,先是三天兩頭的推說加班, 吃完晚飯后才回來。不回來吃飯的次數逐漸的增加,后來索性天天如此。只是小妖的性格清奇的可以,從來不迫問也不言語,仍每天按部就班地做好一堆晚飯等我回 來,見我不吃,她看著發呆一會兒,也不吃了,倒掉,可是第二天依舊的循壞往復。只是她身上的香氣更是濃烈了些許。

小妖依舊每天晚上看 書,她似乎總是睡不好,比以前睡的還晚了。我也依舊我的睡眠,可卻在沒有了昔日的巧笑嫣然,沒有了鬼話連篇,她在也不鬧著把我從夢里搖醒了,仿佛一層被褥 間擱了一層無形的墻。可是我卻好似害了什么病,每天夜里自己都要醒一次,醒來時,看她眼睛在深夜里愈發耀眼。

就這樣的一段日子以后, 我心口疼痛的毛病似乎真的好了。而這更加驗證了老唐的話,我對小妖的疑心更重,不僅不回家吃飯,而且變本加厲地約上三五個朋友出去夜夜歡歌,可是,每每身 邊有別的女子做時,我卻總不自覺地想起了小妖可愛的面容和潔白的靈魂,她不是很美麗,可是她卻用她的魔力不停地在感召我;她的斜倚著沙發的慵懶,她那跌宕 著的巧笑,她的不愿言語的清奇,她的風里穿著黑衣的嬌俏,入骨入髓,使得我面對歡歌的時候,卻對她忽生了黯然的想念。讓我在歡歌的時候,一點一點的感到無 措,一點一點的,感到惘然尋人


那日回家已是深夜,出奇的,小妖已經睡了。我坐在床邊,小妖呼吸聲近在耳側,嘴角微微的揚起,看 上去無比的嬌憨。我伸出手去輕撫那如嬰孩的臉,神色溫柔。被我驚醒,小妖的眼睛惺忪卻又澄澈。忍不住俯身去親,小妖輕笑著迎合,笑淺淺低低卻又細碎。笑里 也夾雜著香氣,叫人沉醉。這時候,我們忘卻了曾經的隔閡。我們相擁而眠,夜里,夢見了無數繁花。

第二日,我依舊上班,走之前小妖還在 酣睡,好久了,忽然覺得這日離開有點留戀。上班的時候,想著小妖,心思恍惚。其實幸福就是這么簡單:有一人,惦記著我并且也讓我惦記著她。下了決心,把以 前的不快拋開,重新和她修好。處理好單位的事情,我破例的早早的回家,未開家門,卻以嗅到了那獨特的香氣,我已然明白,就是這獨特的味道讓我坦然,讓我走 到那里都心生掛念,我沒敲門,我想給她一個意外的欣喜。

屋子里靜靜的,小妖不在?不會是躲起來了吧!?走到廚房,看見她準備好的晚餐。還有一張紙,是留給我的,小妖寫的:

“記得前年的時候你去深遠的清涼谷么?記得你贊不絕口的那棵貝母么?貝母是不開花的,只我一個因為長了千年,竟然開出了花。因為你覺得獨特,所以阻擋了 你的朋友把我挖出來,我心生感激,知你今年生命中有一劫數,特來回報。因你,每每在飯菜里放了張了千年的叭母。后知你心生猜疑,沒晚不回來吃飯,所以便自 身散發出獨特的草藥氣息,經你呼吸,便也產生了效力。可是,我每散發一次香氣便損傷一次自己。如今,你以無大礙,我亦町釋然。昨日的歡愛,已足夠我日后的 回憶。小妖。”我立時呆住……清涼谷的事情,我確實未曾提及……

我執拗地不去相信小妖的話,我想,這一定是她懲罰我而和我開的一個玩笑。可是,她就這么消失了,彌散在空氣中,沒有任何我訊息。

我每天按時回家,就期待有一天我推開家門的時候,可以聞到小妖身上那獨特的香氣。我寧愿那曾經是毒藥。我開是失眠,我總是夢見小妖在我耳邊和我低語。無數次,夢見小妖深夜里把我搖醒,我正要嗔她,睜開眼,屋子里寂寥一片,我時時怔忡。

我開著車,四處游蕩,我把車停在路邊,走我所能及的任何有花有草的地方,見了每一株略有芳香的我都要駐足,我都忍不住要落淚。看見花仰著臉,似乎依稀可見小妖那澄澈的眼睛;風吹過,我就似乎聽到了她輕聲細碎的笑聲,盲抵我的耳際。

我相信,她一定會回來找我。我不能搬家,我怕小妖有一天找不到回家的里;我不能老去,我怕有一天,小妖回來的時候她人不出我的面容。

我在原地等,直到,直到……
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
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
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尋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女人國際徵信 的頭像
女人國際徵信

女人國際徵信★0800-007-799★的部落格

女人國際徵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