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_007799.jpg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鬼故事-恐怖鬼嫁★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以下轉載來自 鬼故事
★鬼故事-恐怖鬼嫁★
 
漆黑的深夜,沒有一顆星星。 玫瑰頹然的坐在路邊,腳邊堆著好幾個空啤酒罐,喝完最後一口啤酒,淚終于掉落,爲什麽酒精仍然無法麻醉自己?本以爲醉了可以讓自己有片刻忘掉那些痛,可她 失敗了。 淚眼朦胧中她仿佛看到一個黑影慢慢靠近自己,她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只黑色的小野貓,兩只綠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閃著詭異的幽光,她的腦海裏忽然有個嘶啞低沈的 聲音在對她說:“死了吧,死了就再沒有痛苦,死……”  她心中出現一個念頭,她要淒慘的死,讓他一輩子後悔!想到這裏她的臉上浮出一絲淒然而得意的微 笑。  公路上偶爾有飛速馳去的汽車,小野貓在她腳邊來回的跺著步,發著幽光的眼睛盯著玫瑰,似乎在催促著她。  她看著飛馳而過的汽車,忽然有點遲疑, 本能讓她産生了一種對死的恐懼感,她不自覺的後退了幾步。  這時她忽然看到那只黑色的小野貓慢慢飄浮起來,綠色的眼睛中瞳孔已變成一條黑線,而野貓的臉 上似乎有了表情,是獰笑!“不!不……”玫瑰尖叫出聲,她想逃跑,但絲毫不能動彈,絕望和恐懼讓玫瑰美麗的臉扭曲了。  一道刺眼的光由遠而近,一輛貨車 從公路上駛來,越來越近,玫瑰忽然覺得一股強大的力量把她向前推去,她跌倒在公路中間,眼看車就要撞過來,貨車司機大概看到了她,但刹車已經來不及了,司 機慌亂中拼命轉方向盤想要避開她,于是車猛的向路邊轉去,但路的下面是很陡的山坡,一聲巨響,汽車掉落坡底,貨車司機從車中甩出來,頭撞在一塊大石 上,頓時頭蓋碎裂,腦漿四濺。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玫瑰也在巨大的驚恐中昏迷過去,她發現自己置身于一個漆黑的房間裏,死一般的寂靜,空氣中彌漫著一股令人作嘔的氣味,眼 睛逐漸適應黑暗,玫瑰才看清房間裏有很多床,一張張的床上都躺著人,一動不動,這是哪裏,爲什麽這麽冷?  她忽然看到一張床上的人沒有蓋被單,她仔細一 看,頓時嚇得魂都丟了,她這輩子都沒看到過如此悚人的畫面,那個人的頭骨有一半沒有了,頭裏的東西都暴露在外,滿臉的血凝固成暗紅色,一只眼睛突出眼眶, 像是隨時要掉出來。  玫瑰忽然意識到這是太平間,是專門存放屍體的地方,她渾身劇烈的顫抖,拔腿要跑,可這時那具可怕的屍體卻坐了起來,衝著她微笑,朝 她伸出一只滿是血的手,手掌裏是一只染了血的木雕的青蛙。  “啊……啊……”玫瑰在自己驚恐的尖叫聲中睜開眼睛,原來只是一場可怕的夢,玫瑰環顧四周, 好像是在醫院,到底是怎麽回事,玫瑰只覺得頭痛欲裂,一名護士快步走進來,對玫瑰罵道:“你叫什麽叫!還有臉叫!在馬路上醉酒,把人家害死,那個死了的司 機可是家裏的獨子……”沒等護士說完,玫瑰一臉的驚恐的跳下床,奪門而出,原來一切都是真的!  一路飛奔的回家,玫瑰坐在床上,無法抑制自己劇烈的顫 抖,她發覺四周又是一片死靜,她害怕想起那個可怕的夢境,她打開電視,誰知電視裏正播放記者采訪昨晚車禍死者的家屬,那個老太太哭訴道:“我只有這一個兒 子啊!害死我兒子的人一定不得好死!我可憐的兒啊……還沒結婚呢……”只見那個老太太一臉怨毒的面對鏡頭說:“昨晚我兒子報夢給我,他說他找到凶手了,而 且他還要在下面結婚了……”玫瑰猛的關掉電視。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她覺得房間裏冷得徹骨,空氣裏有一絲奇怪的味道,玫瑰想起來,是夢中聞到的太平間的味道!  忽然衣櫥 的門自動打開,一套鮮紅的結婚禮服慢慢的飛出來,她耳邊忽然響起一個男人的聲音:“嫁給我吧……”她在極度的恐怖中看到那張可怕的臉在陰影中出現,手中捧 著染了血的木雕青蛙……  玫瑰奮力的跳起身打開門逃了出去。  到哪去呢?去朋友的家吧。她上了一趟地鐵,大概是因爲太晚了的緣故,車裏的人異常的少, 她靠在門邊,心髒仍在狂跳,她覺得累極了,閉上眼睛。  “少奶奶,請更衣吧!”是一個小女孩的聲音,少奶奶?好奇怪的稱呼。  玫瑰睜開眼,只見一個小 女孩正手捧一件鮮紅的衣服站在她面前,小女孩蒼白的臉上詭異的笑著,竟像極了那種紙紮的童女,玫瑰大吃一驚,一擡眼,才發現自己被人團團圍住,不,那不能 夠稱之爲人,他們有的少了四肢,有的臉已開始腐爛,都對她詭異的笑著。  “不!……”玫瑰閉著眼捂住耳朵尖叫,這時,地鐵的門忽然開了,她飛快的一腳跨 出去,但竟然不在站台上,忽然一道光照過來,伴著隆隆的聲音,玫瑰才發現自己身處地鐵的隧道裏,而一輛地鐵已快速駛向她一聲巨響,玫瑰睜開眼,地鐵已刹住 了,忽然有人拉住她的手:“跟我走吧。”她一回頭,仍是那張可怕的殘缺的臉,她剛要掙紮,卻忽然發現地鐵的車輪下有一個滿身鮮血的女子,仔細一看, 赫然是自己。這下玫瑰全明白了,她對那張殘缺的臉淒然一笑:“我承認是我害死了你,我也付出代價了,可是讓我嫁給你,門都沒有!我已經對男人死心了!就算 做鬼我也不會嫁給你!你給我滾!!!!…”女人尖叫起來是很恐怖的,特別是慘死的女鬼,威力可比獅吼功!一會之後,只剩玫瑰孤單的身影……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徵信公司

    文章標籤

    徵信公司

    全站熱搜

    女人國際徵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